枇杷语·鬼卒

一级用户组 枫凉 3月前 401

      犯了错的仙人都是要被贬去轮回的,只是我轮回一次却不愿再从凡尘回去,因为我舍不掉,忘不掉,这几乎成了我无法忘却,铭记在骨的痕迹。
      如何让你遇见我,在那最美的韶华,我的姻缘一断再断,为此,我去了灵山,求了一次又一次的缘,企图圆了我前世的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我在佛前,求了五百年,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,了却我的牵绊,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,长在你必经的路旁,阳光洒满了路,我慎重的开满了花,饱含我前世的盼望。
  果然,我如愿以偿的,看到她每天从我身旁路过,看着她的面容。
  一年一年,于是,枇杷树焦了又绿,绿了又焦,那名亲手栽树的女子却早已深埋黄土,黄泉两处,我依旧不知道答案,执念不死,却又不知道为何执念。
  于是,我便放弃投胎,在地府做起了鬼卒。
  人都说一死万事空,其实,很多事情都一直存在的,不堕不灭,无生无死。
  缘起一千年一天,我信步走到奈何桥边,黑暗里隐约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泣。
  我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一个女鬼在那里哭,我问她为什么待在这里,她说她不小心弄灭了照亮轮回路的灯笼,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人。那时我心情很好,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去轮回司,她擦了擦眼泪,对我嫣然一笑,谢谢你。刹那间,我的胸口好像被什么猛击了一下,心里好乱……我从来没有见过笑得如此好看的鬼魂,我只觉得自己的脚好像变软了……
  到了轮回司,司主查看了她的记录,说她是枉死的,不能投胎转世,只能住在枉死城。她一下子哭了起来,我的心也一下子软了,问司主可不可以让她去投胎。
  司主发了火,骂了我一通。我垂头丧气的带她去枉死城报道,我目送着她远去,她回头看着我,又说了一句,谢谢你。
  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城门,只留下我呆呆的站在那里。
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我惊奇的发现我还挂念着她。于是我偶尔就会跑到枉死城去偷偷看她。
  五百年过去了,轮回司主把我叫去,说我愿意去投胎吗,我说愿意,愿意让她去投胎,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最终还是同意了。
  她走的那一天,我偷偷的看着她,直到她喝了孟婆的汤茶,上了轮回台。
  又过去了五百年,他又把我叫去,问我愿不愿去投胎。我沉默着走了。
  迷迷茫茫我走到了奈何桥边,在这桥边我坐了一千年,在这桥边我等了五百年。沧海桑田,连顽石也长满青苔,我却没有等到她的归来……
  后来,白无常告诉我,人若是转世投胎,天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模样,是女还是男。
  我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好傻好呆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?我的眼睛在那刹那间迷蒙了眼泪。无尽的黑暗中,一个痛哭的鬼魂。
  于是,我又在佛前求了五百年,再求一段尘缘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一年一度的花灯节,曳离遇到了一名女子。
  姑娘的眉眼长得这般精致,江某看过此生不忘啊!
  他们畅谈投机,自那以后,便私定了终身。
  那天,曳离在京中花楼看到了她的身影,他说,原来姑娘是这种人。她说我本就是妓女,难道公子这样就不喜欢奴家了吗?
  不会。曳离与妓女聊了一会便离开了,帘幕后的女子却黯然落泪。
  妓女说:“姐姐,你看这书生真逗,我好喜欢他。”
  姑娘的眉眼长得如此精致,江某看了此生不忘啊,这是你说过的啊……
  自那以后,那位姑娘便再没有来过此地,只剩下了妓女与曳离。
  那名姑娘与他的缘分,早在他认错人之时散尽。
  此后,曳离的爱人是一个妓女,他把他所有的钱都用在妓女身上。
  有一天,妓女吻了吻他的耳朵,开玩笑说,想要他的耳朵,于是曳离真的把耳朵割了下来,但是当曳离把耳朵给了妓女的时候,妓女却吓跑了,为什么把你想要的给了你,你还是走了……
  不久传来了那名妓女的死讯,原来,她跑出去的时候,过路的马车将她撞死了。
  于是伤心欲绝的他,仿佛又找不到存在的意义,投河离去了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回到地府的时候,我跑去问了佛,佛说,一世因一世果,你给了她一世因,她便还你一世果,本就是蜉蝣一梦,缘深缘浅,皆因你我。
  因因果果终成空……前世未了的因,今世求来的果。枉死城引路之因,投胎之因。求来的缘,自己的缘,化成了两名女子,两名女子都是她,但是两名女子皆缘为空。
  字字句句像是在心中拖沓了墨迹,一字一句,费了思量。
  从此之后,地府再没有了他,再没有了那名哭泣的鬼魂。只有一个默默无闻的鬼卒,终日守在奈何桥边……一年一年……
       忘川河下潋滟的水波泛起,一个女子望着他,眼眉弯弯,思绪混沌着,孟婆轻步走过,留下一句叹息,孽缘啊……
女子回头,至少我不后悔,望着孟婆远去的身影,任由自己坠下河底。河水灌进她的嘴里,其实我一直在你身边,只是你从来没有仔细去看过。
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